“通告乌鲁克城残存下的所有民众。历尽艰难你们能存活至今。对此我由衷的感到喜悦。半年前建造魔兽最终战线之时。我对你们如此说道:‘无论如何挣扎乌鲁克都终将毁灭,本王不强制你们怎样迎接终点。逃跑也好,享乐也好。叹息着自投冥府也无可厚非。’但是,你们却选择了战斗。明知结局也要拿起武器反抗。

“乌鲁克——不枉为幸福的都市。如今人类的世界已不需要神明的庇护。现在就是否定原初之神、开辟人类历史之时!此为真正与神诀别之战!把生命献于本王吧!只为将我等乌鲁克的荣光传于后世!”

它喊在我的声音里, 
我全部的血,黑的毒。 
我是镜子,阴森可怖, 
悍妇从中看见自己。 
我是尖刀,我是伤口。 
我是耳光,我是脸皮。 
我是四肢和车轮子, 
受刑者和刽子手。 
我是我心的吸血鬼, 
——伟大的被弃者之一, 
已被判处大笑不止, 
却再不能微笑一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波德莱尔《自惩者》

你眼中的自己和众人眼中的自己不同。
特别是当a是主角时,他所做的目的和感受都完全的呈现在主角面前,即使他作恶多端,也有可能惹人怜。当a不是主角时,你只看见他做了这件事,你会感到愤怒并加以自己的主观f感受,他就不一定会让你有怜惜之情。
可恨的,你了解他以后许会怜他。
可怜的,你了解他以后许会恨他。

但是,可恨处可怜处都不该被拿出来单独讲述。这就是我最纠结的地方了。

他只是没有想到那样孤独的日子竟会如此——不,他也许想到了。但他仍旧选择走上那条不归路,只为了亲人朋友能活的更安稳些。可他精明一世却独独忘了去想失去他之后,这些人又能否好过。于是他成为了所有曾经亲他爱他敬他之人心上的一道疤。
  沉香在这时早已成为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。但他仍能像青年时那样,毫无保留的流露出对神仙舅舅的崇拜。他一笑,颇为自豪的开口。
  我的舅舅,是三界少有的大英雄。